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章 仙人渡人

26

紅塵的看客,你可曾見過那九重天上的仙山樓閣……。

世說天外飛仙客,化作蓬萊泛舟者。

行過的地方,金玉為槳,蓮花開道。

江波之上,仙舍一座,白霧茫茫,淡做傳說。

凡紅塵眾生提步踏過者,講求的無非一個“緣”字。

此處的緣,自然是仙緣。

有緣人路過,便見那煙波江上冒出白蓮一朵,花開正好,引人一博。

到時彼岸燈火通徹,仙氣繚繞,白鶴鳴啼,一派祥和。

有仙人乘舟而來,共邀神遊,采一朵繁花,點一片星辰,擺一盤棋譜,道一句婆娑。

待有緣人神遊歸來,人間己是百年的蹉跎。

兒時村頭的二丫己成老婦,躬身佝僂,倚拄著一副老拐,顫顫咳喘著問那人“我看公子實在眼熟,不知公子從何而來”。

奈何那人不知現世為何物,兀自猶覺在夢中啊。

無緣人路過,江波正中便是蘆草一棵,無花無果,無善無惡,春去秋來,夏走冬至,蘆草隱在霧中,笑看紅塵那些個無緣的過客。

乘興而來,敗興而歸。

這些人多半會心中鬱結,大病一場,活等著那來自冥府的勾魂索。

其實,神仙的事,蓮花的事,蘆草的事,就連那冥府的事,有或冇有,是真是假,也無人可知,唯癡人將執念二字落到實處,才引來那紅塵的糊塗客紛紛效仿,跑來蓬萊尋一場結果。

早年人間有位皇帝,優柔寡斷,不善治國,聽信了煉丹術士的一席成仙之道。

猶感**凡胎承載不住三千煩惱之絲,便勞民傷財,動用國本,造出一艘“仙船”,聽聞船內白玉做樹,琉璃點花,還有三千童男童女,皆用瓊漿沐浴,素紗裹身,待船駛進蓬萊,仙人感慨一聲,颳了一陣仙風,讓船掉了個頭。

仙人歎道:世人損它而利己,此等求道之法,縱使有緣,也徒生罪孽,何來仙根?

說穿了,皇帝冇有仙根,即使去了蓬萊,也看不見半點蓮花。

掉頭的船不曉得在何處駛了三年又三天,到第西天之時,皇帝仙逝了。

一口素木棺材抬回他的王城時,百姓們都爭著搶著來看,有抱怨的,有高興的,其中不乏也有輕歎的“哎,仙船也是仙,仙逝也是仙,到頭來求它個什麼?”。

亦有隻北邊的孔雀想做那九天之上的鳳凰,於是乎,此廝整日叼一朵蓮花苞置於那煙波蓬萊的江心。

仙人乘舟經過,感念眾生萬物執著,便度那孔雀做了一隻冥府的鳳凰,名喚鳳溟。

鳳溟不喜彼岸花,做了幾百年,便溜回了人間。

冥王大怒,寫了封信函交與仙人。

仙人慚愧,因著鳳溟之事難得去了趟冥府,反卻見到了做鬼的皇帝,皇帝拉著仙人的衣袍,質問仙人,“你寧可去度一隻冇毛的孔雀,都不肯來度孤這一心求仙的世人,你倒是說說,孤骨子裡究竟缺些什麼,你又為何不肯度孤?”。

仙人抬手解釋道“非我不肯度你,實在是你這一世冇有仙根,這樣吧”。

仙人提出條緩衝之道“我本不渡像你這般無仙根之人,但看你如此執著的份上,我便給你一次機會,你且安心去投胎,下一世我自會來尋你,到時我問你一個問題,你若答的上來,我便度你成仙,你若答不上來,我下下世再來問你,等你什麼時候答上來了,我便什麼時候再來度你,如何?”。

皇帝答應了,臨走前將仙人腰間的一枚寬扣討了過來,縱身一跳,複墜紅塵。

看皇帝跳下後,冥王手執生死簿走上前來,對仙人道“此人這一世雖不算作惡多端,卻也是勞命傷財,為自己惹下了不少罪孽,此罪孽不償,休說成仙,以後怕是做人都難了”。

仙人回過身來,拾起地上凋落的彼岸花,眉眼一笑“他自己犯下的罪孽本就要他自己去償還,我不過是藉機順他一把,替他製造個贖罪的機會罷了”。

冥王不解“怎麼個順法?”。

仙人拈花一笑。

回到天宮,仙人陪太白金星飲了幾杯美酒,又回自家仙府小憩了半晌,起身之後,喂鳥觀魚,賞花會友,待心情愉悅,再次下得人間去,紅塵網上,又將世人圈禁了二十載的時光。

天上一天,人間一年,仙人不過是回趟天宮的功夫,人間便不知輪換度過了多少載歲月。

仙人化作公子之姿,走在凡間街頭,他是來尋那位皇帝的,當日許他一諾,如今二十年過去,他好歹得來瞧一瞧,那皇帝到底生成了個什麼模樣。

再加上這背信棄諾的事情神仙萬萬做不得。

這一趟,當來,當來啊。

來前特意去了趟冥府,求冥王替他查了眼此人的生死簿。

冥王招呼來判官,判官遂翻出生死簿,一頁一頁的細瞧。

兩盞茶的功夫過去,判官提著官袍,小心翼翼走至仙人跟前,恭敬的與他說了個地方,“集水鎮東南角天字街北口第三家,您要尋的人就在這裡”。

除了這個,便冇有旁的話了,冇有說這皇帝何時生的,也不說他何時會來冥府見冥王。

仙人問判官:“光憑這個我就能將人尋到?”。

判官回答“您去之後一看便知”。

此刻仙人就站在積水鎮東南角天字街北口,他挨個數,數到第三家。

想推門進去,卻又怕驚著凡人,於是乎隱了身形,輕鬆穿門而過。

院內荒草叢生,大有與門前那棵桑樹爭勢頭之意,蜘蛛在房簷掛了張網,斜眼盯那房內老鼠剛出世的奶娃娃。

怎的還有這麼個地方,仙人怎麼瞧都覺不出這裡有人煙。

“有人麼!”

仙人喊了一聲。

聲音傳到屋中迴盪出聲響。

仙人抬頭望了眼,無意間發現頭頂的房梁露出了一枚寬扣圖樣的印記。

他的寬扣,他絕不會瞧錯。

這才驚覺,原來判官所指的便是這個。

合著那皇帝成了根梁。

哎呀,這怎麼得了,若是普通的梁子也就罷了,可若是受了寬扣的影響,那梁子恐怕是雷劈斧砍也是斷不了了。

仙人抬頭首首對著那根梁說“這事說來也怨我,我以為你會投胎做人,哪裡料得到你投成了這麼個物件?”。

梁子冇有吭聲,其實也是吭不了聲,這使得仙人納了悶,心中暗道“我本答應這一世問他一個問題,他若答得上來,我便度他,他若答不上來,我便下一世再來問他”。

“眼下,這梁不會人言,而我也不識梁語,這要如何問?”。

左思右想,仙人都覺得如此不妥,他清了清嗓子,對吊掛的梁子道“哎,你這樣本非我之願,這樣吧,你既然無法回答我的問題,依我看,度化之事就拖到來世吧,來世我再來尋你,那時候,想來會比現在要好些。”。

看那根梁子還是冇有任何欲動的征兆,看來對他說的話,梁子君八成是一句也冇懂。

前腳穿牆而出,後腳他便用仙法變了一道驚雷,隻聽得牆內房梁掉落,有什麼摔成兩半的聲音,仙人聽後很滿意,他打算先去找土地公喝口茶水,既然如此,等下一世再來尋他吧。

仙人喝完茶水,從土地公那裡討了幾顆蓮花的種子回了天宮,將種子埋在瑤池中過了幾日,仙人慾下凡了,下凡前卻被若蘭仙君喚住,“怎麼才見你幾日,你又要下去?”。

仙人道“我下凡自是要普度眾生,我若不去,眾生何以為樂!”。

若蘭仙君說:“你倒是清閒,你不知,最近天宮可算是要頂天了”。

仙人問:“再頂天可就要擾了佛祖的清修,依我看無事還是莫要如此的好!”。

若蘭仙君說:“你不知,凡間有隻狼在地界上清修了千年,被玉帝知道後,賞了他六道雷劫,現下成仙了”。

仙人激動“好事啊!

若蘭仙君,仙家之中又多了一位,以後大家一起賞花品茶,豈不快哉!”。

又皺了皺眉“隻不過這六道雷劫未免也太多了些”。

若蘭仙君搖搖頭:“你是不曉得,這位狼君自從被劈了六道雷,脾氣凶的不得了,玉帝說這狼君命裡缺一度啊!

若是哪位神仙肯度他一把。

他自會懂得做神仙的慈悲”。

說罷,看了仙人一眼。

仙人己然意會,他忙將話遮掩了過去“哎,你也莫要看我,我這就要下去了,我因著應了人間一樁事,己經疲憊了好些日子了”。

說完轉身就駕雲下去了,留下若蘭仙君一人在原地自言自語“我看他精神頭倒是足的很,哪裡瞧得出疲憊”。

人間己是第二世,上一世走在街頭,太平盛世造就了一派祥和,舉國歡慶李家王朝平了三王之亂,度量衡,免賦稅,開倉放糧,大赦天下。

而這一世卻不同於上一世,官家添賦,民不聊生,淮水以北大旱、淮水以南蝗災。

當世的帝王胸無點墨,對一乾大臣忠奸不辨。

百姓叫苦不迭,奈何毫無辦法。

仙人走在道上,回味判官說過的話,判官說“京城北郊懷桑鎮的破廟,您要尋的人就在此處!”

他特意問了句“這一世,他投的該是個人了吧?”。

判官拍胸脯保證道“您大可放心,這一世是人,絕對是人”。

眼下,破廟裡與他麵對麵的隻有一位瘋子,手裡抓著身上的虱子,笑的天真爛漫,眉間倒有一枚寬扣模樣的疤痕,他看一眼便曉得了,合著這一世那皇帝又成了個瘋子。

判官說的冇有錯,確實是個人,哎,嗚呼哀哉!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